经济日报
在线投稿平台

马军武:中哈界河上的守边人

2015年07月31日 17:13   来源:兵团日报   韩婷 兰玲玲
[字号 ]

  每年夏季,是十师一八五团护边员马军武最难熬的日子。在他驻守的桑德克哨所,蚊虫肆虐。最常见的是一种蠓虫,个小毒性大,当地人称它为“小咬”。马军武说:“这‘小咬’厉害得很,我家原来养的大黄狗就是被它们活活叮死的。”为了抵御“小咬”的进攻,马军武夫妇二人不得不戴上自制的防蚊面罩,身着长衣长裤,“全副武装”地去巡边。

  桑德克哨所距离十师一八五团团部14 公里,方圆几十平方公里,只有马军武一家,独门独户,周围除了沙山就是树林。

  距离哨所100 米,静静地流淌着阿拉克别克河。河的西边是哈萨克斯坦,河的东边是中国。

  “阿拉克别克河是我国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界河,它与国家利益息息相关。”马军武指着界河说,“为什么建桑德克哨所,原因可以追溯到1988 年的那场洪水。”

  那是一个初夏的中午,肆虐的洪水冲垮了阿拉克别克界河处的桑德克龙口,冲出河床,向我方境内的连队与团部直奔而来。按照国际法惯例,如果界河改道,55.5 平方公里的争议区,将自然划归邻国所有。

  全团青壮年劳动力在边防部队和兄弟团场民兵协助下,经过16 个昼夜的奋力拼搏,把肆虐的洪水逼回了故道。抗洪守土战役结束后,为了国土安全,一八五团党委决定在阿拉克别克界河边建立桑德克哨所,指派专人巡边守水。刚刚参加工作的马军武积极报了名,那年,他19岁。

  19 岁,正值青春大好年华,马军武却独自守在这荒无一人的桑德克哨所。马军武说:“刚到哨所时还带着几分好奇,每天观察河水,检查河堤,巡边护林。可时间长了,就觉得很孤独。开始时还能自言自语,后来,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了。

  最后,我发现自己竟然‘不会说话’了。”

  1992 年,经介绍,马军武结识了淳朴善良的张正美并喜结连理。

  张正美也来到了桑德克哨所,马军武终于有了可以说话的贴心人。

  如果说桑德克的夏季是最为难熬的,那么它的冬季也好过不到哪儿去。冰雪封路,这里变得与世隔绝。终于盼到春季来临,天气转暖,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由于气温回升快,山上积雪迅速消融,再加上阴雨连绵,平时看起来异常温顺的阿拉克别克河变得狂躁无比,随时都会冲毁堤岸。每天晚上,马军武夫妇都坚持打开门窗睡觉,一方面是为了听水情,另一方面是一旦堤坝发生险情,能够及时冲出去应对。

  27 年如一日,马军武夫妇风雨无阻地在边境线上从事巡边、守水、护林任务,走了30 多万公里路,穿破了400 多双胶鞋,创造了所守边境线20 多年未发生一起违反边防政策和涉外事件的纪录。为此,这里也被人们称为“桑德克民兵夫妻哨所”“西北民兵第一夫妻哨”。

  有人曾经这样问过马军武:“桑德克在你的心里是什么位置?”他凝视远方很久,回答道:“家!”

(责任编辑: 马安静 )

新疆兵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新疆兵团网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新疆兵团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
  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
  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新疆兵团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新疆兵团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
  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0991-2803035 邮箱:jjrbbtw@163.com

24小时排行
本网原创
兵团旅游
丝绸之路经济带
兵团品牌
关于经济日报社关于中国经济网联系我们纠错邮箱
版权所有 (c) 新疆新视野传媒 网络维护
未经授权禁止使用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版权所有 新ICP备13000650号-1